四分半|他不是你爸爸
作为重庆市四所具有国家资质认定的亲子鉴定机构之一,2001年成立的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,犹如一座充满着欲望与现实的人生戏台,每天见证着太多悲欢离合。

四分半|他不是你爸爸

来源: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2019-11-25

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唐雨 董进/文 黄宇/栏目主持

“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?”“养亲和血缘关系到底哪个更重要?”“他原来不是我爸爸!”

重庆市江北区红黄路18号,一栋路边毫不起眼的小楼走廊里,仿佛不断萦绕着一些纠结的心声。这座小楼门口挂着重庆市人口计生研究院等几块牌匾,其中一块写着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。

来这里的大多数是男性,为人父。作为重庆市四所具有国家资质认定的亲子鉴定机构之一,2001年成立的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,犹如一座充满着欲望与现实的人生戏台,每天见证着太多悲欢离合。在大门外,有人迟疑着,有人神情凝重,有人走到门口却又转身离开……可一旦踏入那扇门,他们都下定决心只想追寻一个答案。

司法鉴定人李新生查看DNA鉴定的结果图谱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 李文科 摄

悲:沉默

有时候,一纸鉴定的结果是无尽的沉默。无声,才是最大的悲哀。

李然(化名)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个小时,没人知道这个中年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鉴定所的鉴定助理梅丹看了很久,最终过去递了杯热水。这个长发、长相文静的女孩,已有五年的行业经验。虽然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发生,但她还是希望用这杯热水,给中年男人带来一丝温暖和力量。

两周前,刚好是梅丹作为助理接待的李然一家三口,因为孩子李峰(化名)要出国留学,所以需要父子俩的亲子证明用作公证,当时一家人其乐融融前来的场面让梅丹印象深刻。鉴定所每天8点半上班,拿结果这天李然早早就等在了门外,如果一切顺利,他还可以赶着回去给赖床的儿子带个早饭。

但一切定格在翻开报告的那一刻,鉴定结果里白纸黑字写着:“排除李然是李峰的生物学父亲”。

“排除,这是什么意思?”李然盯着报告反复确认,怀疑是不是报告写错了。他颤抖着双手询问梅丹,眼神里的祈求让人有些不忍。“就是说你和你的儿子没有亲生血缘关系。”梅丹耐心地回答。

听到这句话,李然的眼神瞬间暗淡了。他坐在沙发上,陷入了漫长的沉默,这一份鉴定意见书他拿起来看了又看,边角被用力得发白的手捏得发皱。一旁的梅丹有些揪心,在她的记忆里,总有人拿到报告后,始终不愿相信上面书写的事实,他们迫切地向工作人员求证,希望听到一个不一样的回答,然而却总是失望而归。

司法鉴定人提取鉴定对象的DNA样本进行鉴定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 李文科 摄

纸杯里冒着汽的热水已变得冰凉,李然有些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沉默,问到:“能改结果吗?”梅丹有些诧异地看向李然。“能改结果吗?不然孩子出不了国,就不能去留学。”李然又重复了一遍。得到的回答是“鉴定的结果是科学公正的,不能进行更改。如果你有存疑,可以去其他鉴定机构再进行检测验证。”

李然一言不发,缓缓地点了点头,拿着报告转身离开。“厕所怎么这么大的烟味,我看地上的烟头少说得有五六只。”有同事上完厕所回来抱怨,梅丹想起那个最后走路都带着踉跄的父亲,摇了摇头,无话可说。

那天下班回家后,梅丹脑海中时不时会浮现出李然离开的背影,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最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。梅丹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,不让太多工作上的情绪影响到个人生活。

司法鉴定人在提取DNA过程中进行样本编号,防止样本混淆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 李文科 摄

欢:释怀

有时候,心魔的困扰来自于一句不起眼的玩笑,而一纸鉴定就能让人如释重负。

近两年来,张强(化名)晚上总是睡不踏实,每天看着儿子可爱的脸庞,心里却始终笼罩着一层阴影。几年前,邻居开玩笑的一句“孩子和你长得真不像”成为一根刺,深深地扎在了张强心中,他越看越觉得儿子不像自己。“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?”成为了张强挥散不去的心魔,最终他偷偷带着孩子来做亲子鉴定。

张丹妍是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的副所长,也是这例鉴定的鉴定人。采血的时候,孩子又哭又闹,张强用手轻轻捂住孩子的眼睛,轻声安慰。

十个工作日后,张强如约而至,眼里布满了红血丝。

看着鉴定意见书结果最终显示,孩子确为亲生。张强长出了一口气,拿着鉴定意见书一直喃喃自语:“还好还好,这下终于能睡得着了。”

“近几年我们所每年要做上千例亲子鉴定,其中,九五成以上的结果都显示是亲生。”张丹妍直言,有的父亲缺乏安全感,他们可能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产生怀疑,从而形成心魔,而亲子鉴定就成为破除心魔的一大利剑。

“其实外表长得是否相似,并不能成为判断其是否亲生的依据。判断孩子长相大多是我们说的五官面容,从遗传学上简单的说,一些局部的独立特征具备显性和隐性的关系。”张丹妍解释,例如父母某一面部特征的基因型为Aa杂合子(该特征由显性A基因决定,隐性的a基因只有在没有A基因存在时才决定这些面部特征),那么,后代表现就会有3/4的概率与父母一致(这时候孩子基因型可能为AA或Aa),有1/4概率可能与父母完全不一样(这时候孩子基因型为aa)。“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这些不一样的地方组合多了,就会出现与父母看起来完全不一样的面部特征。此外,长相本身是一个动态变化的发育过程,与遗传、饮食结构、环境因素等很多方面有联系。正如古语有云:一母生九子,九子各不同。因此,通过长相判断亲子关系是不准确的。”张丹妍说道。

虽然许多类似的亲子鉴定都是肯定的结果,但这些父亲需要从一纸报告中寻求安全感。面对真相并不容易,所以才会有人像张强一样纠结几年,甚至几十年。但最终还是会选择来做亲子鉴定,因为他们觉得真相还是非常重要。而这个真相不仅关乎血缘和财产,更关乎人性与道德。

司法鉴定人对每一步鉴定检测都十分严谨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 李文科 摄

离:破碎

有时候,一纸鉴定书,会直接导致夫妻离婚,而其中最受伤的,还是那些孩子。

作为职业鉴定人,张丹妍尊重每一个科学的结论,她遇到过歇斯底里的委托人,也有暴力威胁要求她改结果的,但这些从来都无法动摇她内心作为一个鉴定人的职业道德规范。然而作为一位母亲,张丹妍看着那些孩子深陷在这场拉锯战里,时不时会感觉到痛心。父母的过错、离婚的结果,最后却让无辜的孩子来背负。因此,出于对孩子健康发展的考虑,鉴定所建议前来鉴定时应慎重考虑并要有心理准备。

低温保存DNA,防止提取物降解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 李文科 摄

王海(化名)今年40多岁,儿子刚上大学不久,来鉴定那天,父子俩相对无言。“你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,很配合,但不说话。”张丹妍还记得那个儿子,身上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沉默,“这么大的孩子,他肯定知道这是来干嘛的,你也不能拿出哄小孩的那一套来对待他。”

近20年的时间里,这是压在王海心里的一块心病。随着儿子越长越大,他就发现儿子越来越不像自己。以前担心儿子还小,种种考虑,王海一直将这事搁在心底。如今儿子已经十八岁了,王海觉得成年的男人应该要学会面对一些事实,所以他带着儿子来到了司法鉴定所。

经鉴定,孩子不是亲生的。

多年猜疑成真,王海在接待室里愣了很久,他对着结果读了一遍,又找张丹妍解释了一遍,一直盯着那张纸。“你说养亲和血缘关系谁更重要,除了离婚,我还能怎么做?”他自己提了问,却又找不到任何的答案。

类似的场景,似乎一再地轮回。张丹妍也曾接待过一对父女,出国工作多年并已定居的女儿,在母亲去世后,希望将年迈的父亲带去国外一同生活。由于父女俩户籍并不在一个户口本上,所以前来办理亲子鉴定以证明亲生关系,但最终结果却显示父女二人并无亲生血缘关系。那一天,父女俩难以置信的神情,让张丹妍记了很久。

张丹妍知道,这份小小的鉴定意见书,有可能让一个家庭分崩离析,将曾经看似美好的东西撕裂得粉碎。她有些无奈,也带着惋惜,但能做的依旧是出具一份份科学的鉴定意见书,因为被欺骗的人,有权知道真相。

鉴定结果让人或喜或悲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李文科 摄

合:团圆

有时候,人世间的相遇,因为这一纸鉴定变成久别重逢。

今年是鉴定人李新生在司法鉴定所工作的第19个年头。慈祥的他总爱穿着一身白大褂,用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,笑盈盈地和身边人说着:“我是’嫁’来重庆的河北人。”快70岁的他,一直舍不得离开这行,“谁说亲子鉴定就只能瓦解家庭,也有不少靠这个一家团圆了呢。”

李新生还记得,有这样一起鉴定:20年前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,刘宇(化名)夫妇将儿子寄养在远房亲戚家。谁料几年后亲戚举家搬迁,从此便失去了儿子的消息。十几年来,刘宇夫妇四处寻找儿子的行踪,但都无果而归。

直到前段时间,终于得到了远房亲戚的具体位置,刘宇夫妇迅速前往想要认回儿子。但对方矢口否认,说孩子就是他们亲生的,一番争执后,最终五人商议前来做了亲子鉴定。

鉴定的结果,孩子确为刘宇夫妇的亲生儿子。可养育多年,孩子也无法轻易割舍养父母的恩情,经过商议,刘宇夫妇决定与双方共同抚养孩子,而孩子也将收获两份来自不同家庭的亲情。这个结局让李新生也十分开心。

“十多年前做DNA亲子鉴定主要是采用手工银染法,这种方法需要实验人员大量的手工操作,几个人同时做一个案子,也需要两天左右,一年可能也就30多例鉴定。”作为重庆从事亲子鉴定行业最早的一批人,李新生从业这些年里,鉴定的案例有数千例。这其中,他最常听到的话就是,“这孩子是我的么?”答案不同,有人欢喜有人忧。

在这些怀着不同心思的委托人里,有着各种千奇百怪的委托理由,那些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并不是一纸鉴定意见书能理得清的。但亲子鉴定技术本身并没有对错,对错的始终是人性的道德底线。正是有着李新生、张丹妍这样的亲子鉴定司法鉴定人,坚守着这道职业底线,才让谜底终有揭晓的一天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除工作人员姓名外,文中所涉姓名均为化名)

首页 | 新闻 原创 视听 | 问政 评论 匠心 | 区县 娱乐 财经 | 旅游 亲子 直播 | 文艺 教育 应急 安监 | 房产 健康 汽车 |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|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
  • 站内
站内
分享
新浪微博
腾讯微博
微信
QQ空间
QQ好友
手机阅读分享话题

四分半|他不是你爸爸

2019-11-25 06:00:00 来源: 0 条评论

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 记者 唐雨 董进/文 黄宇/栏目主持

“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?”“养亲和血缘关系到底哪个更重要?”“他原来不是我爸爸!”

重庆市江北区红黄路18号,一栋路边毫不起眼的小楼走廊里,仿佛不断萦绕着一些纠结的心声。这座小楼门口挂着重庆市人口计生研究院等几块牌匾,其中一块写着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。

来这里的大多数是男性,为人父。作为重庆市四所具有国家资质认定的亲子鉴定机构之一,2001年成立的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,犹如一座充满着欲望与现实的人生戏台,每天见证着太多悲欢离合。在大门外,有人迟疑着,有人神情凝重,有人走到门口却又转身离开……可一旦踏入那扇门,他们都下定决心只想追寻一个答案。

司法鉴定人李新生查看DNA鉴定的结果图谱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 李文科 摄

悲:沉默

有时候,一纸鉴定的结果是无尽的沉默。无声,才是最大的悲哀。

李然(化名)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个小时,没人知道这个中年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鉴定所的鉴定助理梅丹看了很久,最终过去递了杯热水。这个长发、长相文静的女孩,已有五年的行业经验。虽然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发生,但她还是希望用这杯热水,给中年男人带来一丝温暖和力量。

两周前,刚好是梅丹作为助理接待的李然一家三口,因为孩子李峰(化名)要出国留学,所以需要父子俩的亲子证明用作公证,当时一家人其乐融融前来的场面让梅丹印象深刻。鉴定所每天8点半上班,拿结果这天李然早早就等在了门外,如果一切顺利,他还可以赶着回去给赖床的儿子带个早饭。

但一切定格在翻开报告的那一刻,鉴定结果里白纸黑字写着:“排除李然是李峰的生物学父亲”。

“排除,这是什么意思?”李然盯着报告反复确认,怀疑是不是报告写错了。他颤抖着双手询问梅丹,眼神里的祈求让人有些不忍。“就是说你和你的儿子没有亲生血缘关系。”梅丹耐心地回答。

听到这句话,李然的眼神瞬间暗淡了。他坐在沙发上,陷入了漫长的沉默,这一份鉴定意见书他拿起来看了又看,边角被用力得发白的手捏得发皱。一旁的梅丹有些揪心,在她的记忆里,总有人拿到报告后,始终不愿相信上面书写的事实,他们迫切地向工作人员求证,希望听到一个不一样的回答,然而却总是失望而归。

司法鉴定人提取鉴定对象的DNA样本进行鉴定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 李文科 摄

纸杯里冒着汽的热水已变得冰凉,李然有些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沉默,问到:“能改结果吗?”梅丹有些诧异地看向李然。“能改结果吗?不然孩子出不了国,就不能去留学。”李然又重复了一遍。得到的回答是“鉴定的结果是科学公正的,不能进行更改。如果你有存疑,可以去其他鉴定机构再进行检测验证。”

李然一言不发,缓缓地点了点头,拿着报告转身离开。“厕所怎么这么大的烟味,我看地上的烟头少说得有五六只。”有同事上完厕所回来抱怨,梅丹想起那个最后走路都带着踉跄的父亲,摇了摇头,无话可说。

那天下班回家后,梅丹脑海中时不时会浮现出李然离开的背影,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最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。梅丹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,不让太多工作上的情绪影响到个人生活。

司法鉴定人在提取DNA过程中进行样本编号,防止样本混淆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 李文科 摄

欢:释怀

有时候,心魔的困扰来自于一句不起眼的玩笑,而一纸鉴定就能让人如释重负。

近两年来,张强(化名)晚上总是睡不踏实,每天看着儿子可爱的脸庞,心里却始终笼罩着一层阴影。几年前,邻居开玩笑的一句“孩子和你长得真不像”成为一根刺,深深地扎在了张强心中,他越看越觉得儿子不像自己。“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?”成为了张强挥散不去的心魔,最终他偷偷带着孩子来做亲子鉴定。

张丹妍是重庆市正鼎司法鉴定所的副所长,也是这例鉴定的鉴定人。采血的时候,孩子又哭又闹,张强用手轻轻捂住孩子的眼睛,轻声安慰。

十个工作日后,张强如约而至,眼里布满了红血丝。

看着鉴定意见书结果最终显示,孩子确为亲生。张强长出了一口气,拿着鉴定意见书一直喃喃自语:“还好还好,这下终于能睡得着了。”

“近几年我们所每年要做上千例亲子鉴定,其中,九五成以上的结果都显示是亲生。”张丹妍直言,有的父亲缺乏安全感,他们可能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产生怀疑,从而形成心魔,而亲子鉴定就成为破除心魔的一大利剑。

“其实外表长得是否相似,并不能成为判断其是否亲生的依据。判断孩子长相大多是我们说的五官面容,从遗传学上简单的说,一些局部的独立特征具备显性和隐性的关系。”张丹妍解释,例如父母某一面部特征的基因型为Aa杂合子(该特征由显性A基因决定,隐性的a基因只有在没有A基因存在时才决定这些面部特征),那么,后代表现就会有3/4的概率与父母一致(这时候孩子基因型可能为AA或Aa),有1/4概率可能与父母完全不一样(这时候孩子基因型为aa)。“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这些不一样的地方组合多了,就会出现与父母看起来完全不一样的面部特征。此外,长相本身是一个动态变化的发育过程,与遗传、饮食结构、环境因素等很多方面有联系。正如古语有云:一母生九子,九子各不同。因此,通过长相判断亲子关系是不准确的。”张丹妍说道。

虽然许多类似的亲子鉴定都是肯定的结果,但这些父亲需要从一纸报告中寻求安全感。面对真相并不容易,所以才会有人像张强一样纠结几年,甚至几十年。但最终还是会选择来做亲子鉴定,因为他们觉得真相还是非常重要。而这个真相不仅关乎血缘和财产,更关乎人性与道德。

司法鉴定人对每一步鉴定检测都十分严谨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 李文科 摄

离:破碎

有时候,一纸鉴定书,会直接导致夫妻离婚,而其中最受伤的,还是那些孩子。

作为职业鉴定人,张丹妍尊重每一个科学的结论,她遇到过歇斯底里的委托人,也有暴力威胁要求她改结果的,但这些从来都无法动摇她内心作为一个鉴定人的职业道德规范。然而作为一位母亲,张丹妍看着那些孩子深陷在这场拉锯战里,时不时会感觉到痛心。父母的过错、离婚的结果,最后却让无辜的孩子来背负。因此,出于对孩子健康发展的考虑,鉴定所建议前来鉴定时应慎重考虑并要有心理准备。

低温保存DNA,防止提取物降解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 李文科 摄

王海(化名)今年40多岁,儿子刚上大学不久,来鉴定那天,父子俩相对无言。“你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,很配合,但不说话。”张丹妍还记得那个儿子,身上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沉默,“这么大的孩子,他肯定知道这是来干嘛的,你也不能拿出哄小孩的那一套来对待他。”

近20年的时间里,这是压在王海心里的一块心病。随着儿子越长越大,他就发现儿子越来越不像自己。以前担心儿子还小,种种考虑,王海一直将这事搁在心底。如今儿子已经十八岁了,王海觉得成年的男人应该要学会面对一些事实,所以他带着儿子来到了司法鉴定所。

经鉴定,孩子不是亲生的。

多年猜疑成真,王海在接待室里愣了很久,他对着结果读了一遍,又找张丹妍解释了一遍,一直盯着那张纸。“你说养亲和血缘关系谁更重要,除了离婚,我还能怎么做?”他自己提了问,却又找不到任何的答案。

类似的场景,似乎一再地轮回。张丹妍也曾接待过一对父女,出国工作多年并已定居的女儿,在母亲去世后,希望将年迈的父亲带去国外一同生活。由于父女俩户籍并不在一个户口本上,所以前来办理亲子鉴定以证明亲生关系,但最终结果却显示父女二人并无亲生血缘关系。那一天,父女俩难以置信的神情,让张丹妍记了很久。

张丹妍知道,这份小小的鉴定意见书,有可能让一个家庭分崩离析,将曾经看似美好的东西撕裂得粉碎。她有些无奈,也带着惋惜,但能做的依旧是出具一份份科学的鉴定意见书,因为被欺骗的人,有权知道真相。

鉴定结果让人或喜或悲。华龙网—新重庆客户端 首席记者李文科 摄

合:团圆

有时候,人世间的相遇,因为这一纸鉴定变成久别重逢。

今年是鉴定人李新生在司法鉴定所工作的第19个年头。慈祥的他总爱穿着一身白大褂,用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,笑盈盈地和身边人说着:“我是’嫁’来重庆的河北人。”快70岁的他,一直舍不得离开这行,“谁说亲子鉴定就只能瓦解家庭,也有不少靠这个一家团圆了呢。”

李新生还记得,有这样一起鉴定:20年前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,刘宇(化名)夫妇将儿子寄养在远房亲戚家。谁料几年后亲戚举家搬迁,从此便失去了儿子的消息。十几年来,刘宇夫妇四处寻找儿子的行踪,但都无果而归。

直到前段时间,终于得到了远房亲戚的具体位置,刘宇夫妇迅速前往想要认回儿子。但对方矢口否认,说孩子就是他们亲生的,一番争执后,最终五人商议前来做了亲子鉴定。

鉴定的结果,孩子确为刘宇夫妇的亲生儿子。可养育多年,孩子也无法轻易割舍养父母的恩情,经过商议,刘宇夫妇决定与双方共同抚养孩子,而孩子也将收获两份来自不同家庭的亲情。这个结局让李新生也十分开心。

“十多年前做DNA亲子鉴定主要是采用手工银染法,这种方法需要实验人员大量的手工操作,几个人同时做一个案子,也需要两天左右,一年可能也就30多例鉴定。”作为重庆从事亲子鉴定行业最早的一批人,李新生从业这些年里,鉴定的案例有数千例。这其中,他最常听到的话就是,“这孩子是我的么?”答案不同,有人欢喜有人忧。

在这些怀着不同心思的委托人里,有着各种千奇百怪的委托理由,那些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并不是一纸鉴定意见书能理得清的。但亲子鉴定技术本身并没有对错,对错的始终是人性的道德底线。正是有着李新生、张丹妍这样的亲子鉴定司法鉴定人,坚守着这道职业底线,才让谜底终有揭晓的一天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除工作人员姓名外,文中所涉姓名均为化名)

亲爱的用户,“重庆”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“新重庆”客户端。为不影响后续使用,请扫描上方二维码,及时下载新版本。更优质的内容,更便捷的体验,我们在“新重庆”等你!
看天下
[责任编辑: 韩曜聪 ]
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
精彩视频
版权声明:
联系方式: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:60367951
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或“来源:华龙网-重庆XX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的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,版权属华龙网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、名称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。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,联系邮箱:cqnewszbs@163.com。
附: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: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
关闭